大河財立方 2019-10-24 07:53
0

編者按︰

今年,恰逢新中國70華誕,盛世圖景,舉國歡慶。2020全面小康之年也即將到來,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關注鄉村振興,關注現代農民的崛起。

鄉村振興,關鍵在產業振興;產業振興,重在現代農民。鄉村振興大潮中,他們踏浪前行;大農河南的前進步伐中,他們是開拓者和領軍者;“中原糧倉”背後,是他們創新耕耘的身影。他們懂技術,善經營;他們挖掘特色產業,利用現代技術,在河南農業新征程中領風向前。

他們是產業興旺的生力軍、市場開拓的先行者、創新創業的帶頭人和帶動小農戶發展的先鋒隊。

從本期起,大河報?大河財立方推出“鄉村振興與大農河南”系列報道,聚焦河南各地的種糧大戶、脫貧先鋒、返鄉精英、致富帶頭人、特色產業頭雁等,精準、實效地反映鄉村振興中河南“現代農民”的優秀群像,展示河南現代農業風采。

相關閱讀︰



鄉村振興與大農河南第三站>>>>>>


大河報?大河財立方記者 陳沛 文 朱哲 攝影

10月19日,在原陽水稻即將收割的前夕,一場由新鄉市平原示範區主辦的“稻米文化節”在建華大米廠舉辦,稻田里撿鴨蛋、抓螃蟹,吸引不少鄭州市民參與,也成為市民近距離感受原陽大米的一扇窗。

2000年前後,盛極一時的原陽大米跌入谷底。此後的光景,有米農拿名字注冊大米商標,與原陽大米共進退;有村民嘗試在稻田里綜合養殖青蛙、小龍蝦,畝產值超萬元;亦有市民返鄉成為現代新型農民,為原陽大米注入品牌基因。

相較于此前的粗放式發展,如今的原陽大米從業者有技術、懂管理、善經營,成為產業興旺的生力軍,他們正帶領原陽大米產業走向新的歷史征程。


| 稻米香里看變化,豐收田野感受大米魅力

“爸爸,你看我在稻田里找到好多鴨蛋。”10月19日,在新鄉市平原新區建華大米廠稻田里,不少孩子向自己的家長炫耀收獲的“戰績”。

據介紹,10月中下旬是原陽水稻收割的時節,平原示範區管委會聯合當地數十家原陽大米種植合作社,舉辦了這次別開生面的“稻米文化節”,通過稻田里抓螃蟹、撿鴨蛋,以及品嘗新米等活動方式,讓市民近距離感受原陽大米的魅力。

與原陽大米打了30余年交道的河南省農科院糧作所水稻研究室主任尹海慶亦到現場與市民進行互動。

見到市民對原陽大米的喜愛,承辦方建華農牧專業合作社理事長趙建華的喜悅溢于言表,“對于米農來說,市民對原陽大米的口碑是最好的鼓勵”。

尹海慶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原陽地處黃河下游沖積平原頂部,曾是歷史上有名的受災縣,但這片鹽堿地很適宜種植水稻。尹海慶解釋,原陽地區通過黃河水灌溉,及時溶解上泛的鹽堿,並排出高濃度鹽堿水,就可以改造成適宜水稻生長的土地。一方面,鹽堿地長出的水稻自帶堿性,香味足;另一方面黃河水從上游帶來的諸多養分,也保證了水稻的生長。

天然的種植優勢依托中原的區位優勢,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的原陽大米一時風頭無二,原陽縣境內107國道兩邊自發形成的大米市場,曾經聚集上千家來自全國的米商,原陽大米的口碑順著107國道輻射全國。

“原陽大米成名的時候,東北大米還鮮為人知。”趙建華向記者解釋,東北大米是黑土地生長、冷水澆灌;原陽大米是黃土地生長,黃河水澆灌,兩者環境稟賦造成了不同的特點。“東北大米筋道、有嚼勁,但並不適合部分腸胃不佳的老年人,原陽大米特點是軟糯,尤其適合熬粥,易消化。”

如今的原陽大米產業,基本上形成了插秧與收割的全機械化。記者在現場見到,數十個插秧機一字排開,不少市民在機器前“打卡”拍照。“插秧時節,一台插秧機每天插秧30畝,小型收割機一天也能收割50畝稻谷,這在沒有機械化以前是不敢想的。”趙建華說。


| “第一米”遭遇“黑天鵝”,受打擊後在落寞中拔節

盡管原陽大米比東北大米成名早,品質上也有突出優勢,甚至被官方稱為“中國第一米”,但不可否認原陽大米一度在市場中落寞。

從興盛到落寞的轉折點,則源于2000年前後的“毒米”事件。雖然調查結果為原陽大米正了名,但對原陽大米品牌的打擊持續至今。

趙建華告訴記者,原陽大米高峰時期種植面積40萬畝,如今在20萬畝上下徘徊。種植面積的萎縮,導致引黃灌溉設備、品牌向外拓展等多方面也受到一定影響。

不過,在業內看來,原陽大米產業在盛名之下的粗放式發展,早已為落寞埋下伏筆,只不過是意外的“黑天鵝”事件加速了落寞的進程。

業內專家告訴記者,彼時原陽大米暢銷時,市場供不應求,如何提升大米產量成為當地研究的重點,“但是同樣的土地,想要畝產更高,就要以犧牲大米品質為代價,對原陽大米的品牌並不是很有利”。

“當時的原陽大米,一方面並未形成品牌樹立的意識,讓外來大米‘魚目混珠’;另一方面沒有形成科學管理,一味降低品質追求產量,這是在消耗此前積累的名氣。”上述業內人士表示,這些經驗教訓,對現在的原陽大米產業仍有較強的鏡鑒意義。


| 懂品牌善管理,新農民帶來新希望

令人欣慰的是,原陽大米的從業者正在彌補專家所述的產業短板,一大批懂品牌、善管理的產業生力軍,給原陽大米產業的崛起帶來了新希望。

為了讓人信任原陽大米品質,趙建華用名字注冊了大米品牌,將個人榮譽與企業信譽捆綁在一起,贏得消費者信賴。

2017年,有人舉報趙建華大米包裝袋上印有“原陽大米素有‘中國第一米’”字樣,其中“第一”違反廣告法。奔波一年,趙建華拿出了1992年首屆中國農業博覽會上,原陽大米奪得金牌,被稱為“中國第一米”;1994年權威媒體關于原陽大米“中國第一米”的相關報道。

相關部門最終認定︰該“第一”並不是普通意義的排序,而是文學上的修辭手法及社會公眾對原陽大米的贊譽和口碑,並且是對原陽大米整體的介紹,不是具體企業的產品介紹,故認為不構成“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

此次論證,讓不少消費者知道了“中國第一米”的輝煌歷史。

“我們拿到了省農業農村廳650萬元的項目,今年準備大規模嘗試在稻田里養殖青蛙。”10月20日,正在曬稻谷的熊小平與記者提起此事,仍然頗為興奮。

熊小平是原陽縣美達農牧業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此前一直從事原陽大米的種植。“也是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捉了一些野生青蛙在稻田里吃害蟲,發現青蛙在稻田里繁殖得特別快,還特別壯。”熊小平並沒有忽視其中蘊含的商機,“因為在當時有人曾過來要收青蛙,價格還不便宜,我當時就想,何嘗不人工飼養一些青蛙呢?”

這種設想並非毫無根據,熊小平向記者分析,如果單純種植水稻,每畝1200斤收益幾千元。但如果稻田里綜合養殖青蛙,一方面能向市場直接印證大米沒有打農藥,提高大米的品牌溢價能力;另一方面,一畝稻田如果養殖1500斤青蛙,按現在每斤13元計算,就是近2萬元的收入。熊小平認為,如果此次項目試驗成功,下次記者來這里,就可以“稻蛙聲里听豐年”了。


| 把握市場脈搏,原陽大米重現振興曙光

在記者的采訪中發現,婁彩店村的婁彥杰、高君省、婁偉濤三人組合被稱為原陽縣“明星組合”。2018年,在外打拼多年、功成名就的三人,決定回鄉創業,並分別被聘為婁彩店村黨支部書記、村黨支部委員和村委主任。

“我在新鄉有自己的酒店、印刷廠等多個產業,回家就是想為家鄉做點事。”婁彥杰告訴記者,三人回到村里後成立種植合作社,通過土地入股的形式整合村里土地資源,首期整理800畝地種植原陽大米,“為了讓村民放心,我們每畝保底1300元收入,賺了按股分紅,賠了我們三兄弟兜底,讓村民利益共享、風險不擔”。

作為返鄉創業的新型農民,擁有多次創業經歷的婁彥杰三人把握市場脈搏,通過深挖當地歷史、規劃田園綜合體等多種形式,點亮了當地現代農業的曙光。

“我們村是唐朝宰相婁師德的采邑地,故名婁彩店,婁師德也是狄仁杰的推薦者。”婁彥杰說,為此他們注冊了“婁相府”稻蝦天然米、“婁彩貢”水晶米兩個原陽大米品牌,通過嫁接歷史元素,提高品牌市場知名度。同時,三人注冊專業銷售公司,通過自己的人脈對接市場資源,幫助村里推銷農產品。

一位當地村民告訴記者,此前村里為了生計,家家戶戶養豬,“夏天吃個飯碗里能落兩三個蒼蠅”。如今,婁彥杰三人則正在為村里規劃新的藍圖。

“原陽地靠鄭州,我們村又位于兩條河之間,現在有了大面積稻田,稻田里有了蝦、螃蟹,這都是我們的財富。”婁偉濤告訴記者,婁彩店村擁有打造田園綜合體優勢,未來或將實現稻田+農業旅游+現場銷售的模式,帶領村民走出一條可續持發展的致富路。

原陽縣大米協會會長孫先生告訴記者,“優質不能優價”是原陽大米當前主要面臨的問題,品牌建設是關鍵。“依托昔日品牌影響力,在新的形勢下,利用網絡銷售、產品追溯等新技術讓品牌重新煥發生機。”

“相對于東北大米,原陽大米的品質毋庸贅述,昔日品牌底蘊尚在。如今有政府的重視和推動,只要品牌重新樹立、產品定位精準、宣傳策劃跟上,完成產業突圍只是時間問題。”趙建華總結道。

微信圖片_20191026120725

責編:劉安琪 | 審核:李震  | 總監:萬軍偉

End



分享至
參與討論
點擊登錄
問答
熱門文章
專題